浮生长嘆

居老师的颜能磕一万年!

【巍澜】味道


就就就是超短的小甜饼!【高速产出没有质量】
他俩超甜!
不是ABO!
ooc属于我,他俩属于彼此

沈巍发觉,近来赵云澜十分喜欢靠在他脖子上嗅着什么。

或许是之前赵处长失明所留下的后遗症,赵云澜觉得自己的嗅觉比之前灵敏了许多,经常可以捕捉到许多奇妙的味道。

比如说从乱葬岗修行回来的楚恕之身上留有一股微乎其微的尸臭,祝红每次蜕皮后总带着一股铁锈的血腥味,郭长城每次出外勤回来都会带回一股电击后的焦味。

噢……还有汪徵和桑赞每天腻在一起的恋爱的酸臭味。

但是最近,赵处长每次靠近沈教授时,总会闻到一股他从未见过的味道,每当他偷懒靠在沈巍肩上时,这种感觉就愈发浓烈了。

一天晚上,洗漱后的赵处长坐在床上,习惯性地将头一歪,靠在了头发还没吹干的沈教授的肩上,水滴顺着他的发梢落下,滴在了赵云澜的脸上,有些凉。

那个感觉又来了。

赵云澜深吸了一下,入鼻的是一种冷冽清爽的感觉,像是高耸入云的雪山上的一汪清泉,干净玉洁,不夹杂着任何污秽或是人间烟火,有点像千年雪山上的雪莲,冷得有些咄咄逼人,像是黄泉路上,忘川河中的刺骨,却又意外地带着万木逢春的温柔。

赵云澜抬起了靠在沈巍肩上的头,对上沈巍方才盯着他还未来得及收回的视线,问道:

“宝贝,你喷香水了?”

“……没啊。”回应他的是沈教授略显迷茫的眼神。

赵云澜又重新把头靠在沈巍肩上,嘴里还小声嘀咕着“我就说嘛,你啥时候背着我买了这么好闻的香水?还在洗澡后用,怕不是想勾引你老公我犯罪……”

沈巍听完他的嘀咕,皱了皱眉,转头低下闻了闻自己身上的味道,除了洗衣液的香味混杂着些许沐浴露的味道,却也没再闻出什么名堂来。

转头又看向靠在自己肩上的人,近些天来的忙碌让他略显疲惫,整个人也瘦了一大圈,愈发浓密的胡渣却也勾勒出了他清晰的棱骨线条,显得有些憔悴。
沈教授的眼里满是心疼。
不一会,赵云澜便闭上了眼,在沈巍肩头打起了瞌睡。

沈巍轻轻地将赵云澜躺在床上,掖好被角,又使了个法术让自己头发干了干,随即关了灯,钻进了他另一半被窝。
听着那人均匀的呼吸声,沈巍也闭上了眼。

梦里,赵云澜仿佛回到了千万年前,看见了那个眼神清澈纯粹,干净如始的少年,他一袭长发,五官端正,看上去长大后定是个大美人。

赵云澜突然开口道

“小巍。”

可那少年的身形却愈发模糊起来,最终隐匿在大山深处,赵云澜想向他跑去,双腿却像灌了铅似的千斤重,怎么也抬不起来。

他望着少年消失的身影,一下从梦中惊醒。

冷汗染湿了他额前的碎发,他一下猛吸口气,入鼻却是那熟悉的味道,于是焦躁的心便渐渐平静下来。

他知沈巍一向浅眠,也不敢发出太大的声响,只是贪婪地盯着面前熟睡的人毫无防备的眉眼。

沈巍只有在赵云澜面前,才能卸下一身的枷锁,像个一无所有的孩子,却又像拥有了全世界一样满足。

还好,他在。

赵云澜想着,就着那股熟悉的味道,又渐渐进入的梦乡。

一夜无梦。

【舟渡】 Life.

第一篇舟渡 简简单单的小甜饼
复健产品
几百年没写现代之前都是古风
他们很好
只有我在ooc
文渣不喜勿喷

————————————————

你还要怎样更好的世界?树在。山在。大地在。岁月在。我在。
                                    ——张晓风

骆闻舟回到家时,已是深夜。

他揉了揉太阳穴,卸下了满身寒气,眉宇间掩盖不住的疲惫使他看起来有些狼狈。

这个案子已经让他三天三夜没好好合过眼,好在,嫌疑人的落网终于能让他好好休息几天。

他略有些踉跄地拖着步伐来到厨房,打算随便下碗面填饱自己的肚子,再倒头就睡。

可当他来到厨房,却看见了放在桌上的一碗粥,被保鲜膜封着,似乎还留有些余温。碗底下压着一张字条,上面是费渡熟悉的字迹,让他把粥热热喝了再睡。

他从心底感到了满满的温暖。

之前每当他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家时,迎接他的只有空荡荡的房子和散不尽的寒气,以及骆一锅那看似还有些安慰的睡颜。

他知道,那是孤独,成瘾的孤独。

但再费渡住进来之后,一切都不一样了。

每天他不再是为了给自己填饱肚子而随便煮点草草了事,而是有了想照顾的人,想看他吃自己做的饭菜时那偶尔流露出来的幸福的模样。

成双的拖鞋、牙杯、衣服、碗筷。费渡的一切都在融入他的生活,让这里看起来像个家。

但不得不说,费渡那个混小子虽然经常作死嘴欠,但心还是挺细的。

他经常会在骆闻舟晚归时留一碗粥或面,在床头留一盏不亮的灯,将他经常随手乱扔的领带收拾好放在一起,偶尔叫清洁工打扫打扫家里。更多时候,他会去警局看他,为他煮一杯咖啡,放在正为案子头疼的骆闻舟手边。

费渡对他的好正一点点渗透进他的心底,化成了浓烈的爱意。

想到这,他不经扬起了嘴角,略有些孩子气地笑了。

骆闻舟一口气喝完了粥,随后又草草地收拾了自己,换上睡衣,轻手轻脚地推开了卧室的门。

卧室里带着暗淡的光,温柔地打在床上那已经熟睡的人儿的脸上,柔和的脸部线条并没有像平日里那般略带不羁,此时地费渡温顺得像只家猫。

骆闻舟小心翼翼地爬上床,生怕惊动身旁熟睡的人,可当他躺下时,带着一身寒气的他还是使费渡缓缓睁开了眼。

骆闻舟听见身旁传来费渡低哑略带些朦胧的嗓音。

“师兄?”

“嗯,睡吧。”

他温柔地回应到,将被子往费渡那边移了移,随即从背后抱住了他。

明明骆闻舟身上带着深冬时的寒气,可费渡还是下意识地往他怀里缩了一下。

没过多久,骆闻舟便听到了怀中的人绵长的呼吸声。

他笑了笑,随手关了床头灯,又低头吻了吻费渡的发尾,轻声说道:

“晚安。”

随即便闭上了双眼。

一夜无梦。

[荼岩]生世

【荼岩】生世

坑没填完的我又来开坑了……
大概是以前在豆腐开的忘填了emm
好久不吃的cp
依旧短小以及玻璃渣
安利《勇者大冒险》
最喜欢的国漫之一
ooc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
文渣不喜勿喷

(一)
第一世,他是守城将军,他是小小的梨园管家。
他功名万代,而他,默默地看着秋风落叶。
却也不知为何,将军总爱来梨园听戏。
似乎,是因为这城中名角儿。
可小管家却明显地发现,将军在听戏时,总是心不在焉。
那……他到底是来看谁的呢?
不论台上戏子怎样对他使脸色,他都不为所动。
小管家看着将军俊秀的脸庞以及薄薄的唇,抿了抿嘴,转身离去。
听说薄唇的人生性凉薄,他还是不要招惹为好。
不过这将军实在长得好看。
让他每天来戏园子里坐坐,多吸引些看客,似乎也不错。
小管家这么想着,没注意到自己的嘴角勾了勾。
将军看着小管家的背影若有所思。
像是应了小管家的话一般,这大将军近几日天天都来这梨园,戏园子里也都坐满了人。
不知是来听戏的还是来看人的。
不过,这样他的薪水也会高些。
唔……似乎,也不错。
小管家高兴地想着。
一声吆喝打断了他的遐想。
“安岩,把这壶茶给那将军送去。”   
“诶我不是管家吗?”  
“别废话,叫你去就去。”         
“好嘞!”   
小管家端着城中名角儿泡的茶,朝那将军走去。
那角儿绝对不会想到,他想用这一壶茶来买将军的心,却被这小管家抢了先机。                                
“哎哟喂!!!”  
一声惊呼,只见那小管家脚下不稳,拌着桌子腿儿,身体向前栽去。
“小心。”             
清冷的声音入耳,小管家抬头看了看接住他的将军,硬是对着近在咫尺的脸,愣了神。
再回过神来,他俩却成了这梨园的中心,一些人在旁指指点点,已无心听戏。
戏台后,是那名角儿咬牙切实的目光。
自此之后,将军和这小管家也算是有了些交集。
不过就是将军来梨园的次数又多了些以及小管家去将军府上的次数也不少。
今日是中秋节。
自小丧亲的小管家就住在这梨园之内。
夜晚,将军将他从梨园内接出,朝着闹事走去。
今天的将军穿了件黑色长袍。
唔……还是很好看。
我家将军穿啥都好看。
等等……我家?
原本只是看见今天将军新衣裳有些吃惊以及痴汉的小管家,却突然意识到了一个问题,就开始各种纠结起来。
身旁的将军看着小管家纠结的表情,叹了口气。
拉着小管家走到一处无人的小巷,附身吻上了他的唇。
轻点了一下后迅速离开。
小管家愣愣的看着他。
许久,才反应过来,双颊绯红。
自那之后,小管家便辞了梨园管家一职,改去将军府上做了管家。
临走时还带着城中名角儿深有怨念的目 光。
又一年中秋,小管家到将军府上也有一年了,就在这一年,战争爆发。
将军不得不率领军队上战场。
小管家就乖乖地待在将军府上,等着将军归来。
昨晚将军跟他说,这一仗打完,就胜利了。
小管家乖巧地点点头,说我等你。
然后他看见了将军极少见的笑容。
嗯,很好看。
小管家不止一次这么想。
可是在这月圆之夜,小管家却没有盼回将军归家的身影。
他有些失落。
没事,应该是仗难打了一点,过几日变回来了。
他这么安慰自己。
可半个多月过去了,他还是没有等到将军的消息。
直至一个月后,传来了前方胜利的消息。
小管家勾了勾嘴角。
这才是,我的将军。
可他高兴的实在太早。
听那些战胜回来的士兵说,他们的将军为了护一位军营里的朋友,牺牲了。
小管家在听到消息后,笑了笑。
他不愿相信,也不敢相信。
我的将军怎么会丢下我呢?
肯定是我等的时间不够长。
于是小管家开始了漫长的等待。
也不知过了多久,当他终于意识到将军以及再也不会回来时,他的两鬓也渐渐开始斑白。
于是他又辞了将军府管家一职,回到了当初那座小梨园。
噢,现在已是京城内著名的戏院了。
城里的名角儿换了一波又一波,可人们却始终记得,梨园的那名管家,总是坐在固定的位置上听戏,手里捧着一盏茶。
是那种很苦很苦的茶,是将军喜欢的茶。
某一天清晨,人们在戏台前那管家固定的座位上,发现了他闭着双眼坐在那。
已经停止了呼吸。
人们还发现,那管家手里紧攥着一张有些发黄的字条。
是当时将军未能归来,托战友带给他的。
上面只有寥寥数字。
奈何桥旁,盼故人归。
那管家在下面又写了四个字:
来世续缘。
                                             

——TBC.——

【伞修】安和桥

迟来的生贺
依旧玻璃渣
原著向
ooc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
不喜勿喷

配合食用BGM:安和桥

(一)

那天,叶修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他梦见了记忆里那个温暖的少年。

对他笑着说

“阿修,谢谢你。”

“你已经做得很好了。”

“歇歇吧。”

叶修就这么呆呆地望着他,张了张口,也不知说什么。

明明有一堆话想跟他倾诉。

却发现自己什么也说不出来。

因为这个人,已经离开太久了。

当他决定要忘记他时,却又出现在他眼前。

在他拿到第四个冠军之后,让他放弃他们的荣耀。

“那么阿修,再见了。”

“不,应该说,再也不见了。”

“下辈子,还要一起打荣耀啊。”

叶修眼睁睁地看着苏沐秋一点点消失在空气中,当他想用手试着去触碰的时候。

他醒了。

回应他的只有一片冰凉。

“什么啊……”叶修嘟囔着,裹了裹身上的被子。

“混蛋。”叶修的脸颊上留下两行清泪。

他再也见不到那个笑容温暖的少年了。

再见。

(二)

那年夏天,嘉世网吧十分地热闹。

人群里的两个少年,正激烈的交战着,时不时还会听到有人的喝彩声。

最终,叶修的屏幕上出现了大大的荣耀。

众人欢呼。

只有苏沐秋微笑地看着他,神情略有些不满。

叶修回应了他一个挑衅的笑容。

突然,少年凑近他,在他耳边悄悄地留下话语。

阳光正好,微风不燥。

他说,

“阿修,我们要一起打一辈子的荣耀。”

他听见自己笑着回应,说

“好。”

只是……

他没有想到,少年的一辈子,竟会是这么的短暂。

鲜血染红了他的双眼,倒在血泊中的少年竟成了定格。

他终是没法完成属于他们的荣耀。

“抱歉,我食言了。”

“接下来的路,要靠你自己了。”

少年们的梦想,肩负在了他一个人身上。

有时,他觉得很累。

但他一想到少年温暖的笑容,却又觉得春风拂面。

因为

他答应过他,要完成属于他们的荣耀。

他要让他的荣耀永不散场。

他做到了。

而他,却看不到了。

(三)

叶修一个人静静地走在街上,嘴里叼着一支未点燃的香烟。

此时已近深夜,街上基本看不见行走的路人,只有几辆车在耳边呼啸而过。

今天,是苏沐秋的生辰。

上午与沐橙去完南山后,便再无人记得,曾有个温柔的少年,荣耀打得很好。

夜色渐渐吞没了他的身影。

叶修站在桥上,望着眼前的高楼,点燃了手中的烟,狠狠地吸了一口。

这里,原本是嘉世。

那个他最辉煌的地方。

现在,却落得那样凄凉。

叶修苦笑,摇了摇头,红了眼眶。

一支烟罢,他转身,想回到兴欣。

可,却令他愣在了原地。

只因,他又看见了那个温柔的少年。

温柔的对他说,

“你好,再见。”

叶修冲上去,想要抱住他,不让他消失。

可回应他的,依旧只有萧瑟的寒风。

他缓缓地蹲在地上,将头埋进双臂中。

脑海里闪过,是他们生活过得一点一滴。

“混蛋……”

叶修哭出了声,多年来的压抑的情绪在这一瞬间爆发。

“至少,让我再多看你一眼啊……”

我知道 那些夏天 就想青春一样回不来
代替梦想的 也只能是勉为其难
我知道 吹过的牛逼
也会随青春一笑了之
让我困在城市里
纪念你

所以
你好
再见

END.

【启红】烟花易冷

剑客启x戏子红
私设ooc很多
本想把这个梗留给伞修
但最终选择了启红
没有看过《老九门》原著
第一次写启红
借用《典狱司》里的一些桥段
不喜勿喷。
前方玻璃渣预警。

(一)

细雨纷纷,巷子边的野草已经高过了脚踝,略有些破旧的青石板路显示出了这条巷子的古老,路旁还有一颗断了不知多久的树,年轮似是被岁月刮去,深深浅浅已经看不出印记。房瓦上的青苔因为被雨水冲刷而显得格外碧绿,与那残破不缺的黑色房瓦显得格格不入。

青年悄无声息地走在青石板路上,撑着一把黑伞,带着顶黑帽,帽檐压得很低,还有些雨水顺着帽檐滑落,滴落在石板路上,不过青年并没有在意。

在巷子里转了很久,青年才找到一处破旧的木门,推开时还会发出吱呀的声音,好像青年再用些力,这木门便会掉落。

今天,是梨园当家二月红的祭日。

或许,世人们早已忘了这个人,但当时张大佛爷和红老板的事可是闹得沸沸扬扬,传遍了整座北城。

都说,道儿上的人无不都怕这一个小小的剑客,还称之为佛爷,定是有原因的。

可这大名鼎鼎的佛爷,偏偏就栽在了这一小小戏子的脚下。

这小木屋,便是佛爷与红二爷初见的地方。

那日,张启山被追杀,受了伤,蹒跚地拖着身子到这小木屋暂且一避,却不料,这原本冰凉的木屋却传来了暖意。

是二月红。

张启山早已没了力气去辨别眼前的人是好是坏,踏进木屋时,变觉天旋地转,身子一倒,便没了知觉。

那时,他还不是张大佛爷,而他,也不是梨园当家。

二月红救下了张启山。

自那以后,他们便熟络了起来,到张启山当上这佛爷,也都有二月红的一份功劳。

而也就是在那时,他们之间的感情在悄悄变化着。

直到那晚,他们都喝了酒。

张启山问他,

你可否愿意放弃这胭脂俗世,随着张某人,一起浪迹天涯?

你可否愿意带上这把古琴,捎上一壶好酒,随张某人一起,以后,只弹给张某人听,只唱给张某人一人?

二月红……你可否愿意……?

我喜欢你,红老板。

那晚翻云覆雨,那晚情谊缠绵,可二月红,终究是没有跟张启山离开。

他虽是大名鼎鼎的佛爷,可毕竟是个剑客,这座小小的城,留不住他的。

二月红自那以后,便极少再跟张启山来往。

直到某天传来张启山的婚讯。

一切平静都被打破了。

青年坐在木屋里的木桌前,一碗又一碗地喝着烈酒。

身后是一把落了灰的古琴,已经再发不出它原有的天籁之音。

二月红,你说,当初你若跟我走了,该有多好?

(二)

二月红跟在张启山身后已经足有一年。

他不知为何,当他再次醒来时,便是这般情境。

任何人都看不见他,包括眼前这令他爱恨交织的人。

他,也是死在这人的剑下。

那日,他二月红提着刀,闯入张启山的婚宴,亲手杀了那所谓的未婚妻。

他问道,

张启山,我二月红,算个什么东西?

他未得到那人的答复。

他也认真思考过,对于张启山来说,他究竟是什么?

一个玩够了就扔的兔子?亦或是能讨他兴的戏子。

都说戏子薄情。

可二月红认为,他爱张启山,爱得问心无愧。

从相知相识再到相爱,除了放不下梨园的担子,没法随张启山浪迹天涯,他所做的唯一对不起他的事,便是欠他一条命。

如今,他也用这条命偿还了。

张启山,若我红某人的命在你眼里如此低贱,也罢,不过是条命而已,拿去吧,这是红某人欠你的。

只是他不解。

他死后一年里,张启山再没找过其他人,更别说是兔子,娼妓。

他本以为依着他的性子,定会背着一把剑,浪迹天涯,而后找个好人家,子孙满堂,替他看遍这人世繁华。

可他没有。

只是时常会来到这间小木屋,带上一壶酒,背上他的琴,什么话也不说,一人坐在这喝着闷酒。

他不知那晚张启山说的喜欢是否真心,只是当他听到婚讯的时候就已心如死灰。

可他现在这般举动,反而是让他有些看不懂。

张启山,我二月红何德何能,值得你如此留恋?

今日,是他过世一年的祭日。

张启山像往常一样来到这里,二月红亦跟在他的后面。

只是,这次,二月红想道别了。

他想,

张启山,你回头看看。

我红某人从未记恨过你,这一世,就当我红某人欠你的。

张启山,你回头看看。

若我不是梨园当家,不是红二爷,我定当一口答应你的要求,随你浪迹天涯。

张启山,你回头看看。

我不知你是否是真心待红某人,但红某人保证,一直是真心待你。

张启山,你回头看看……

我爱你……

最终,二月红的身影,一点一点地消失在空气里。

魂归故里。

走在前面的青年似乎察觉到了什么,猛地转过身,可回应他的,只有萧瑟的寒风。

远处传来悠悠的牧笛声,北城城门旁盘踞着一颗千年老树根,似乎在诉说着不朽的爱恋。

他与他,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他与他,缘分已尽,缘到,无分。

唉……只可惜……

缘分落地生根,不是永恒。

是那一段刻骨铭心的爱与恨。

【喜欢就给颗心吧w】

(三)

二月红在张启山的剑刺入他身体之前,问过他,

“如果当初我们爱下去会是什么样子?”

张启山勾了勾唇,笑得悲凄

“一世浪漫。”

自勉

天唱魔音:

在LOFTER上我最敬佩两种人——不加任何标签作品热度也能上百的人;文字无人问津却依然坚持写作的人。


前者,实力不需炒作;后者,前进不需掌声。

【长昀】别来无恙(三)


真的是有生之年系列……
大概没有比我产粮更慢的了
前篇请戳头像
相信我这是甜饼
小学生文笔别介

(三)相遇是柳暗花明,如梦初醒是你

“快跑!!!”

四溅的血染红了长庚的双眼。

看着父亲在自己面前倒下,却无能为力。

身后的宅子已经被大火吞噬,鲜血浸湿了长庚的衣襟,他呆呆地坐着,似乎忘记了反抗。

直到当歹徒的刀将要落在他身上时,才如梦初醒一般,也不知哪来的力气,直接冲过去撞上了黑衣人,一人一孩随之倒在了地上。

就算长庚再有勇气,可他毕竟还只是个孩子。

一个手无寸铁,还在上学,本应享受无忧无虑的孩子。

可他已经被仇恨蒙蔽了双眼。

他不知道哪来的勇气与歹徒厮打在一起,不知哪来的勇气以至于让他拼上性命。

他只知道,心很痛。

仅此而已。

所以当他被歹徒狠狠地按在地上,双手颤抖地抵着那已经近在咫尺的弯刀,他知道,自己可能会在这里丢掉性命。

他绝望地闭上了眼睛。

当他以为自己必死无疑时,身上的压迫感突然消失,耳边传来熟悉地呼喊声

“长庚!长庚!你没事吧!”

是顾昀。

长庚松了一口气,晃晃悠悠地睁开双眼,看着面前焦急的人,突然淡淡地笑了。

虽然这个笑容在顾昀看来十分地悲凉和哀伤。

他扶着顾昀,颤颤悠悠地站了起来,看着火光冲天地李家大宅,身边是父亲的尸体。

他笑了,眼角带着泪。

顾昀看着他,张了张口,想说些什么,但随之又放弃了。

他听见了长庚有些颤抖并带着些哭腔的声音。

他说,

“十六啊……我没家了。”
“十六啊……”
“十六……”

他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他的名字,泪水顺着他的脸庞滑落,顾昀心疼地看着他。

毕竟,他还只是个孩子。

这一切对他来讲,都太过于残酷了。

明明前几天还是个人见人爱的小书生,在学堂里被先生夸奖,回到家还能其乐融融地与家人吃饭。

这一切都来得令人猝不及防。

却又无能为力。

他紧紧地保住身旁那看起来苍白虚弱的人,仿佛要把他揉碎进骨子里。

他说,

“不怕,我在。”
“以后我家就是你家。”
“小长庚哟,十六在呢。”
“不怕,我们回家。”

长庚紧紧地回抱着顾昀,在这个世上他仅剩的最亲的人。

谢谢上天还能让我在经历痛苦之后再遇到你。

他是这么想的。

面前紧抱自己的顾昀,便是他的全部了。

往后

有他的地方,即是家。

长庚和十六在一起了。

在长庚最绝望的时候。

长庚的父亲不知被哪家仇家残忍杀害,拼尽全力才保住小长庚。

长庚便被顾家收养了。

顾家供起了长庚上学的费用,却没法再供顾昀,于是边让顾昀退了学,在家学唱戏。

对此,长庚是感激的,却也是羞愧的。

他愧对于顾家的一片好意。

他知,顾家这死板的家训不可能同意他们,何况还是两个同性之人。

他们一直小心翼翼地提防着,初此动心的他们缺舍不得放下这段感情。

可纸包不住火,该来的,总是要来的。

在他们青年时,某天,他们正在房里亲热,却不曾想顾老爷子推门而入。

长庚被赶出了顾家,且令其从此不再踏足,而顾昀,则被关在家里。

那时的顾昀,已是京城有名的角儿,天赋异禀的他,甚至比当年的顾老爷子还更有风范。

都说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长庚的父亲不知被哪家仇家残忍杀害,拼尽全力才保住小长庚。

而年幼时离家的母亲早就没了音讯。

长庚便被顾家收养了。

顾家供起了长庚上学的费用,却没法再供顾昀,于是边让顾昀退了学,在家学唱戏。

对此,长庚是感激的,却也是羞愧的。

他愧对于顾家这一片好意,因为,他和顾昀在一起了。

他知,顾家这死板的家训不可能同意他们,何况还是两个同性之人。

他们一直小心翼翼地提防着,初此动心的他们缺舍不得放下这段感情。

可纸包不住火,该来的,总是要来的。

在他们青年时,某天,他们正在房里亲热,却不曾想顾老爷子推门而入。

都说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可长庚和顾昀这档子事要是被人知道了,那可了不得。

城内名角和一个教书先生在一起,这成何体统?

当时差点把顾老爷子气得双眼一闭就这么交代了事。

自那天起,长庚就再没见过顾昀。

夜晚,长庚靠在窗边,清风吹着窗户发出“吱呀吱呀”的响声,夜空在繁星的段追下显得格外宁静。

可长庚却无心观赏。

他知道这次顾昀被锁在家中,怕是免不了一阵刑罚。

只是,这一别,不知何时再能相见。

不怕,他一定会出来的。

他这么安慰自己。

“十六,你我若再能相逢。”

“这次,换我带你回家。”

TBC.

【喜欢就给颗小红心吧w】

【长昀】别来无恙(二)


开学忙到死的我终于爬回来填坑了……
依旧书生长x戏子昀
前篇请戳头像
瓶颈期要死了……
渣文笔勿喷

(二)等待是山重水复,怦然心动是你

时光如流水般逝去,转眼间,就已过去了七轮四季,更迭不停。

自长庚上学以来已经一年多了。学堂的先生总夸他聪明伶俐,父亲也时常赞赏着他。

可他总觉得少了什么东西。因为一切,都太过于平静。

直到那天,顾昀的到来……

顾昀某次跟父亲上街,路过了学堂,无意间往里瞥了一眼,便看见了长庚。

尽管他已经褪去了奶气,但孩童般的的稚气依旧还停留在他清俊的面庞。也不知为何,顾昀一眼便认出了那是当年的那个小娃娃。

那个曾在他心中留下不可磨灭印记的人。

于是,顾昀开始缠着父亲让他去上学。

当然,他可没少为这事吃苦头。不过最终,顾先生终还是抵不过顾昀的软磨硬泡,只得叮嘱他不可在学堂胡闹,上学前雨放学后要继续练功,晚上要加练等云云。

顾昀都满口答应下来,并在次日,便抱着基本书,高兴地去了学堂。

那便是在长庚的印象里,第二次见到顾昀。

至于为什么觉得顾昀熟悉,他也说不上来,明明那是还未能记事的年纪,却清晰地记得顾昀的容貌以及名姓,以至于当他第一次朝他搭话时……

“你是……顾昀?”
“没想到你居然记得我?明明你当时还那么小来着……是啦我就是顾昀,你可以喊我十六。”
“嗯,我叫长庚。”
“我知道啊。”

孩童之间的对话总是简单直接而不含过多礼仪的,单纯,美好。

自打和长庚熟起来后,顾昀觉得每天那些本应繁重的训练,也没那么累了。

某日,长庚想起了顾昀的家世,便问道

“你为何不跟你父亲学戏,而是跑来学堂读书?”

顾昀撇撇嘴,说道:

“我还是得每天早起吊嗓子,晚上回去还要做功课还得跟着师傅练功,上这学堂我反而更忙活了,可师傅跟我说这知识文化也不能落下,非逼着我来不可。”

长庚看着他抱怨时委屈巴巴的模样,又想起平日上课时顾昀没多少专心而发困打哈欠的神情,轻声笑了起来。

顾昀对他撒了慌,这学堂是他求着父亲让他上的。

为的只是每天能与长庚说上话。

毕竟他自那时以来,等待与他再次重逢,就已等了七载有余。

他又怎会如此轻易地再错过他。

顾昀转头看了看靠在他肩头熟睡的长庚,为他拍掉了肩头的落叶,看着他浓密顺长的眼睫,心头一紧。

夏日的微风总是不紧不慢地吹来,似乎并没有什么解暑的效果,却足以让顾昀平静那刚刚漏掉的一拍心跳。

青涩的少年,情窦初开。

怦然心动。

TBC.

【喜欢就给个小红心呗w】

【长昀】何为无医

大概算得上是七夕贺文吧
依旧小甜饼
《别来无恙》的一篇小番外
不甜不要钱
渣文笔勿喷
七夕快乐各位~

在长庚上私塾时,顾昀已大他不少了。

可他始终不介意陪着长庚,虽然表面上是打着父亲让他来学习的名义。

实际上是他求了父亲好久,才征得父亲同意。

七夕那天,大街上热闹的很,顾昀本想把长庚拐出来过七夕,不过长庚一本正经地告诉他他要上课并且严肃地教育了他。

看着长庚不容反驳的眼神,顾昀也只好妥协了。
好吧好吧,就随着这个小祖宗吧。

【话外音:自己媳妇得宠着】

反正对于顾昀来说,上课与睡觉基本没差。

七夕这天,顾昀像往常一样趴着桌上呼呼大睡,长庚则坐在他身旁,一丝不苟地听着,却不知不觉,将目光转向了身旁熟睡着的人儿。

窗外微风轻拂,春风伴随着鸟鸣拂来,晨光撒在顾昀的脸庞,让长庚觉得一切都是那么美好,心里头早已不如表面上的平静,思绪也早已不在课堂上了。

然而,在上边讲课的先生早已注意这一幕,虽然不是很想破坏但毕竟这是课堂不是秀恩爱的地方啊喂!

【等等跳戏了】

“李旻,你来回答我几个问题。”

“好的,先生。”

“何为无医?”

“灵丹,妙药,救不急。”

这时,顾昀已经因为一些旁人的骚动而迷迷糊糊地从桌上爬起,眼睛习惯性地看向身旁的长庚,发现对方被叫起来问话,这才清醒了。

“可否具体?”

“嗯……华佗,仲景,摇头不语。”

“好,好,那……可否再具体?”

“请容学生思考片刻……”

这时,长庚正好看见醒来的顾昀,还有些睡眼朦胧,几根调皮的发丝还贴在他脸上,不过,眼神却是那也专注地看着他,就这样,两道目光撞上了,相望了一会。

忽然,长庚轻笑了一声,看着顾昀,开口道

“思你成疾。”

那一瞬,顾昀觉得时间都仿佛停止了,使他喘不过气,就这么呆呆地看着长庚,薄唇轻起,吐出的确实他认为世上最动听的语言。

“你们两个给我出去罚站!”

最终,还是先生的怒话打破了气氛,于是两位少年乖乖地站了出去,留下一堆窃窃私语。

外面的气氛很尴尬,长庚还因为刚才的表现有些脸红,而顾昀则偷偷看着他,抿嘴笑着。

最终,还是长庚打破了沉默。

“抱歉啊害你出来一起罚站。”

长庚抱歉地对顾昀笑笑。

“没事,反正我也睡够了,正巧来活动活动筋骨。”

顾昀则是一副没心没肺的模样,还打了个哈欠。

随之,两个少年相视而笑。

伴随着温暖的春风,和漫山遍野的花香。

春风十里,不如你。

end.

【喜欢的话就给颗小红心吧w】

【长昀】别来无恙(一)


一个系列的小甜饼w
分四篇
文渣不喜勿喷
书生长x戏子昀
我终于开始填坑了……

(一)初见是惊鸿一瞥,南柯一梦是你

长庚第一次遇到顾昀,是在戏台下,望着那戏台上的小戏子,看入了迷。

当年他还是个书童时,被父亲带去一个戏园子,说是让他见见世面,也不过是父亲爱听戏而已。

那天去得早,还没开场时,便有个七八岁大的小娃娃穿着不太合身的戏服,站在台上咿咿呀呀地,唱着一些他听不懂的东西。

不过那小小身板正经地站立在那里,一板一眼有模有样的调调,也十分讨人喜。

况且,听父亲说,着小娃娃天赋极高,所以他的暖场,也时常会有许多人来听,并予以热烈的掌声以示鼓励。

小小的长庚不懂得台上的顾昀表演的是什么,只是躲在父亲身后,好奇地环顾周围的热闹,最后将目光锁定在台上。

不知为何,就觉得台上的小人生得分外好看。

竟让他看迷了眼。

一场戏后,父亲总带着他到戏台子后面,去见见那京城名角。

两家是世交,且生意上也经常有来往,久而久之,这听戏和拜访的事情,也就成了家常便饭。

只不过,长庚每次到来的注意力,都不在那长得如何貌美的名角身上,而是每次开场前在台上暖场的小娃娃。

父亲说,他叫顾昀,是这名角的孩子,也是这名角的徒弟。

难怪,也生得分外好看。

卸了妆的顾昀,没有那浓妆艳抹的惊艳气场,倒是一番清秀俊俏的模样。看上去十分乖巧。

不过这性格可不是那么讨人喜的。

听那名角说,这顾昀啊,皮的很,总能惹出些什么事来。

尽管他这么说,可长庚还是没法把目光从顾昀身上移开。

那时的他还小,不懂,不过现在看来……

那大概就是青涩懵懂的一见钟情吧。

顾昀第一次见长庚时,比长庚早了好些年。

那年城里的大商人李先生儿子的满月酒可是不少人都吃过的。

那天,顾先生带着刚学戏不久的小顾昀,想让他去见见大场面,壮壮胆子。

小顾昀也不怕生,在人群里穿来穿去,不一会就没了踪影。顾先生也放心让他去玩,毕竟小孩子爱玩的天性是没法抑制的。

不过,到底是灯红酒迷,虚情假意。商人之间虚假的寒暄和笑意,让顾昀多少有些不自在。

这时,他注意到了在角落里,被母亲静静地抱着的小长庚。

他好奇地跑了过去,入眼便是一个白白嫩嫩的肉团子,脸上的稚气和浑圆的大眼睛里闪烁的安逸的光芒不太相符,却又让人看着很和谐。

不知怎么的,顾昀觉得这小崽子十分好看。于是便伸手戳了戳长庚肉肉的脸颊。

小长庚也不恼,瞪大眼睛看着他,察觉到他的动作后,歪了歪头,突然咧开嘴,对着顾昀笑了。

顾昀在那一瞬间,仿佛停止了呼吸。

相遇不过是惊鸿的一次惊愕,恍如昙花一现,灿烂至极。

那日回家后,顾昀的脑海里一直回放着那个笑容,挥之不去。

小小的他只是单纯地觉得,这个小孩子,太好看了。

于是每每与父亲上街,路过那家酒楼时,总会往里面瞧上一两眼。

可他再没见过那个小小的身影。

而那个灿烂的笑容,仿如南柯一梦,只是个幻影罢了。

南柯一梦,梦若浮生。

所以当他再次见到长庚时,他很庆幸。

庆幸这一切都不是梦。

初见是惊鸿一瞥

还好,南柯一梦,不是你。

TBC.

【喜欢就点下小红心吧w】